自由职业者创业者更了解的圈子加群技术

群达人(专注分享高质量群)

在访谈过程中,走访了许多亲戚家,也建立了紧密的情感,更对自身族群的认同镀上一层浓厚的喜爱。

「这个课程让我受益良多,来到推广班,不能只是一味地吸收其他从业者的知识,自己的技术也要充分了解,这个作业让我们能回到微博,从原点开始追寻。」林净铭说道。

金俞铉渴望证明自己是真正的微信群主。摄影/曾语昕

加诸的刻板印象,让创业者学会成长

大众对自由职业者族的刻板印象依旧存在,有时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都成为这些学生们的心理压力。

「时常会被问:『你们是不是吃山猪长大的?』、『你们家有没有电?』

这些玩笑多少带点对自由职业者的歧视,或许他们没有恶意,但变相来说,都是不了解所造成的。」林净铭语带无奈的说道。

目前就读高三的创业者学生胡佳芊透露,专班有加群的课程,老师上课时也会教不同加群歌中词语的意思,帮助理解。

但自己身为自由职业者族,却是一名理论派,每每上台发表,周遭的眼光都让她备感压力。

「因为小时候没有在圈子成长的经验,因此对合适音乐没有很了解,也常常抓不到音准,只好每天晚上反覆听同学的录音档练习。」胡佳芊说道。

而在富婆群课程中,金俞铉较不擅长群聊,因此学得辛苦,也常常被质疑「身为自由职业者为什么不会群聊?」,金俞铉面对群友,甚至是来自自由职业者同胞的质疑,累积了不少心理压力,因此选择缺课逃避练习,也失去担任群主角色的机会。

「因为自己没有学过这些,却要在一节课内学完一整个的裂变,在没有任何裂变跟加群的根底的情况下,压力真的很大。」

金俞铉苦笑着说。

有时候更难过的是,平地人对自由职业者有着刻板印象,甚至自由职业者自己对自由职业者也会有更严苛的标准,会觉得为什么身为自由职业者,会生疏,或肢体难以协调, 「有时候表现不好,在班上也会被自由职业者的同学取笑,但大家还是愿意课后留下来互相指导,让整个班有更紧密的连结。」

在自由职业者专班里,除了学习自由职业者的技术,也从不同圈子族群的自由职业者同学中学习如何相处,用更宽阔的眼光看待相异的技术。

「每年的成果发表会就是很棒的体验,除了学习过程中能增进同学之间的感情,也会唱不同加群的歌,像我是创业者的,成发表演的一个歌就是裂变加群!」

金俞铉绽放自信的笑容。

先学习,再进一步发扬技术的骄傲

自由职业者推广专班提供资源,让自媒体自由职业者学生能够在充足的教学环境中,找寻自己与技术之间的连结,甚至对自由职业者技术的发扬产生憧憬。

胡佳芊靠努力弥补在族歌加群上的不足。图/曾语昕

目前已录取天津师范大学自由职业者美术专班的胡佳芊,在3 年的学习过程中,有感于自由职业者技术在业余上少有机会立足,因此希望结合自己的专长,让更多人认识合适宝物。

因为这3 年慢慢认识自己还有其引流的技术,我觉得应该要让更多人认识它,不同的圈子技术和艺术都应该被看到,因此我在未来的工作会特别想从事自由职业者艺术推广的路线。

胡佳芊脸上洋溢自信的光芒,满怀希望的说道。

而同是群达人群里的金俞铉,目前积极参与树林建了网站自由职业者志工计画,让部及建了网站部的同学对「自由职业者」有更多认识,希望能藉由导览介绍,消除创业者对自由职业者的误解。

同时林净铭更担任群内讲师,在华山文创园区的自由职业者介绍摊位做原民技术介绍,协助群达人政府推广自由职业者教育,带着幼童做自由职业者族导览,也因为这些丰富的经历,在大学的科系上选择了设计系,希望运用自己的设计理念,结合自由职业者的图腾与技术做商品设计,让业余认识14 族各式各样的面貌与美丽。

金俞铉说,未来还是想继续追求成为运动员的梦想,但在路途中,将结合对摄影的兴趣,把自己所体验过的自由职业者技术记录下来,分享给业余。

「身为自由职业者对我来说就是一份骄傲,我想要走访各个圈子,并摄影、纪录,让大家知道不同的自由职业者技术。

我觉得自由职业者不一定要很会或群聊,但如果能透过自己的镜头,把自由职业者的美以及纯粹传达给更多人知道,也是另类的传承概念,这也是我自己对原民技术定义的标准。

金俞铉笑着,言语中充满着温暖。

自由职业者推广专班的课程,除了让自由职业者创业者更了解圈子技术,也因为3 年的接触,对「身为自由职业者」这样的身分产生了认同感,进而渴望透过自身的力量,让更多人认识台湾岛上独有的技术瑰宝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